投身是直接的奉獻
奉獻是另一種投身
香港天主教教友傳信會是一個派遣教友傳教士到海外服務的教友組織。本會於1988年成立,至今已有十六位教友回應基督的召叫到非洲及亞洲服務。
支持我們

真自由

南蘇丹通治鎮堂區,一直是慈幼會士負責管理,區內的牧民、教育、和醫療等工作,也是慈幼家庭的神父、修士、及修女一手包辦。

今年八月底,來自越南的堂區主鐸若瑟神父被調往瓦烏市服務,接任的是年紀較長來自印度的雅各神父。雅各神父在南蘇丹服務多年,更曾於1985年第二次蘇丹內戰期間,被叛軍綁架困於森林中500天,所以鎮上較年長的教友都認識和歡迎他回歸。雅各神父在一次訪問中說,被綁失自由的500天,是生命中最壞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候。天主透過最壞的事,逼他成長,學習謙卑,直至完全降服於主前,甘願為主放棄一切,才得著真正的自由,主的平安。神父曾分享說,被釋放回到印度的家休息時,最開心的是媽媽,被派回南蘇丹服侍時,最擔心的也是媽媽,但他還是回來了,因為這是他的召叫,而媽媽最後也願意把擔心化成禱告,成為雅各神父在外多年的最強後盾。

我問雅各神父,南蘇丹與以前相比是否有所改善?他說有些地方好了,有些卻差了,我們的工作還多著。雖然南蘇丹在2011年脫離蘇丹獨立了,但種族和軍民衝突仍然嚴峻。正當我們為通治鎮相對平靜的六、七月,和走難後回歸趕及耕期的百姓感恩時,八月中通治東部又發生軍民衝突,死了一百多人。記得八月九日早上,我們的項目聯絡員丁格比平時晚了到學校,原來他的表弟與另外兩個青年前一天死了,為了其中一個青年手執的紅色手帕,與軍車上的軍人發生爭執,最後被軍人用槍擊斃。丁格是通治鎮前教育部長,他氣憤地說必定向官方追究,可惜他還未正式申訴,第二天已發展成大規模軍民衝突,武裝分子向軍方陣地開火還擊,軍人無差別地向平民開槍掃射,當中許多無辜平民和軍人,包括一直有回校工作的高三學生詹姆士的外甥。詹姆士告訴我這噩耗時,沒有哭,沒有鬧,只要我為他姊和外甥的亡靈祈禱,然後無奈地說了一句:『只為了一條手帕』,便帶著神傷,繼續工作。

新聞說,這次軍民衝突是軍方為了解除武装分子的武器而起的。是這樣嗎?

在政治裡,根本沒有真假,沒有對錯,只有贏輸。

後來詹姆士在閒談中說,從小父輩就要他認住部族敵人的臉,長大後要為族報仇,他現在長大了,沒忘記那張臉,但亦不會報仇。感謝主把慈幼會和母祐會帶到南蘇丹,透過多年愛的教育工作,起碼有一個詹姆士,沒有忘記耶穌的教導,明白復仇只會讓心中的恨蔓延,以眼還眼的報復只會不停地重複。

唯有掙脫恨的枷鎖,才能得著自由;甘願死於自我,完全降服於主前,才能得著主的平安。求主帶領通治鎮的心靈工作。我們的工作還多著呢!

雅各神父 (Fr. James Pulickal)

當地居民參與彌撒 (攝於疫情前)

通治鎮堂區

(刊於公教報2021.01.08)

(修訂於 29-01-2021)